中科院向外推出了纳米先导专项这一科技成果“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日期:2018/07/11 16:55 浏览:

  备受瞩目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难、科技与经济发展“两张皮”的问题,如今迎来一个新的解决“样本”。

  “5年时间,我们成功吸引和带动了大中型企业投资超过50亿元,新上市企业两家!”

  说这话的是一位科学家——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“变革性纳米产业制造技术聚焦”(以下称“纳米先导专项”)首席科学家、国家纳米科学中心研究员王琛,场合是在该院6月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。

  如果不是在中科院院机关举行的会议,这很可能被看作一场“企业公关秀”——与会的人员里,不管是王琛,还是其他的研究员、工程师,抑或是局长、处长,张口闭口所谈之事似乎总离不开几个关键词:“纳米技术”“样品”“产品”“商品”“产品竞争力”“产业水平”“社会效益”,等等。

  所折射出的,恰是当今社会对于科技创新“最为迫切”的一种诉求:高大上的科技成果,究竟何时能从实验室“醒来”,真正走向生产线,飞入寻常百姓家?看似平常的发布会上,中科院向外推出了纳米先导专项这一科技成果“落地开花”的样本。

  专项始于2013年7月,完成于今年6月。王琛说,历时5年,专项团队已经实现纳米技术从“基础研究”的突破,到“变革性产业技术”的跨越,打通了困扰科技经济发展“两张皮”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作为上世纪末开始兴起的新兴学科,纳米科技在我国受到高度重视,与国际同步进行了科研布局,《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(2006-2020年)》就将其列为我国“有望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领域之一”。

  得益于国家的重视和高强度的投入,纳米科技在我国的发展速度应该说是“领先国际”。比如,1997年与纳米相关的SCI论文中只有6%涉及我国作者,从2011年开始则超越美国而居世界首位。

  在纳米科技论文被引次数、高影响力论文以及专利方面,也呈现了类似的迅猛发展态势。2017年国家纳米科学中心、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与施普林格·自然集团联合发布的白皮书显示,我国纳米领域的高被引论文复合年均增长率达22%,是全球的3倍多。

  我国是纳米科技论文的世界第一产出大国,但并非是纳米科技应用的强国,如何将“纳米基础研究”的成果,向“纳米产业技术”再跨一步,仍是摆在我国科技界和产业界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  齐涛说,中科院开始思考如何将我国纳米科技研究的优势和积累——至少在纳米科技领域可以自豪地讲“我们是科技论文和一些基础研究的领头羊”,“有很好的底子去做进一步转化”——转化为纳米科技成果应用促进企业转型升级、催生新兴产业的驱动力。

  正是在这样的重大需求牵引和顶层设计的指导下,最终形成了如今这个纳米先导专项。

  这个专项布局了动力锂电池、绿色印刷、纳米器件、纳米催化、体外诊断、纳米化药物、水/电/油典型应用、产业共性平台支撑与标准等8大板块共17项研发任务,专项团队共集成中科院20多个科研机构1300多名研究人员参与。

  说白了,就是集中一群科学家的力量,一起拆除阻碍产业化的“篱笆墙”,疏通纳米技术应用基础研究和产业化连接的快车道。

  王琛说,专项要做的就是促进纳米技术“创新链”和我国纳米“产业链”精准对接,加快科研成果从“样品”到“产品”,再到“商品”的转化,把科技成果充分应用到国家重大需求和现代化事业中去。

  面向下一代高能量密度应用的固态锂电池、锂硫、锂空电池的技术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,并在快速实现基础研究到产业应用的转变。

  “中国创造”的绿色制版设备及纳米技术打入发达国家,成功上演“变轨超越”,并实现节能减排,彻底解决相关行业的废水、废液、废渣、VOC等排放问题。

  以其中的“纳米绿色印刷产业链”项目为例,该项目负责人、中科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宋延林告诉记者,纳米绿色印刷制造技术,从源头解决了传统印刷产业链的污染问题,形成纳米绿色印刷完整产业链技术,有望引领印刷业绿色革命。

  他打了一个比方:纳米绿色印刷对于传统印刷,就如同数码照相对于胶卷照相的革命。

  传统印刷产业链主要涉及曝光冲洗制版、电化学氧化制备铝版基、使用有害溶剂油墨三大关键污染环节,相形之下,纳米绿色印刷技术则采用全新的工艺路线,具有工艺简捷、操作方便、成本低廉、节能减排等多方面优势。

  目前,宋延林带领的研究人员已经突破传统版材电解氧化的工艺路线,建成世界上第一条无电解氧化工艺的600万平方米纳米绿色版基示范线。此外,还突破水性油墨难以用于塑料包装印刷的国际难题,实现绿色水性塑料印刷油墨的关键技术突破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宋延林。